首页 > 房产资讯 >新闻内容

外卖平台抽成26%?丨疫情之后的商家该何去何从?

2020年07月29日 10:42

在疫情期间,餐饮行业受到的影响较大,虽然很多城市都已经完全恢复了堂食,但是店内的客流量甚至还不到疫情之前的一半。

外卖的需求量骤然增长,让诸多商家绝望的同时也看到新的希望。

据调查,一般的商家平台抽成佣金大概在20%左右,长期与平台合作的商家在16%左右,而新开的餐饮店则高达26%左右。

不得不说,26%的佣金抽成确实很高。

一家普通的餐饮店一单的利润大概在30%左右,如果某外卖平台真的是抽成26%,也就代表着商家把一半以上的利润给了外卖平台。

本以为疫情之后,会爆发一轮消费狂潮,如今看来,餐饮商家寄予厚望的报复性消费,能不能实现还是一个未知数。

仔细一想,确实,2020年的一场疫情,很多人不是被裁员失业就是薪资减半停止了主要经济来源,但车贷、房贷、信用卡、花呗等又不能停,银行卡里本就因为疫情而捉襟见肘,再加上各大企业纷纷涨价,据消费者称,某火锅品牌一碗米饭七元,调料10元/人,消费者纵使想消费,面对高昂的价格,也要望而却步了。

对商家来说,涨价并不是万能的,企业不断尝试消费者底线的后果就是像某火锅品牌和某连锁餐饮品牌一样,惹怒消费者,最后道歉,就算最终价格下降,但在消费者的心理,对品牌的好感度怕是要一落千丈了。

面对外卖平台的高昂抽成和疫情之后消费骤减,作为商家该如何自救?身为消费者的我们又该如何实惠消费?

不妨寻找更多的一个合作平台,比方说“租客惠”。

租客惠”是租客网旗下一个专门为商家和消费者带来优惠的项目。

作为消费者,在吃喝玩乐之前,可以先在租客惠中领取优惠券再下单,即可享受最低价!没钱也可以过“潇洒”的生活。

作为对商家,入驻“租客惠”,可以借助租客网平台的大流量,实现商家营业额的增长和知名度,最重要的是入驻租客惠没有高额的佣金抽成哦~

疫情之后,企业想快速回笼资金可以理解,但是受到疫情影响的不仅仅是企业,每一个人都受到了不同的影响,希望企业在考虑自身的同时也考虑下作为消费者的我们。

相关推荐

浙江广电“接盘”唐德影视,为什么东阳国资放弃了控股权?

本篇文章3401字,读完约9分钟编者按: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剁椒娱投”(ID:ylwanjia),作者:景慕,36氪经授权发布。一个月两次卖身,最终唐德还是把自己托付了出去。只不过控股股东从东阳国资,变成了浙江广电。上市公司一旦有大动作,二级市场就会闻风而动。5月26日,唐德影视股价迅速上升,触及涨停。根据当时资料,至中午,唐德影视5.03元,涨幅8.17%。而到了下午开盘,唐德影视便宣告停牌。当时便有坊间猜测,此次停牌或许与公司实控权变动有关。到晚间,唐德影视的发布的《关于筹划控制权变更的停牌公告》坐实了猜测。公告表示,控股股东吴宏亮将转让自己所持5%公司股份给浙江易通数字电视投资有限公司(浙江广电全资子公司),同时将所持公司23.55%的表决权委托给浙江易通。交易完成后,浙江易通将成为公司控股股东,浙江广电为公司实际控制人。连续两年亏损、负债率高达94%、实控人质押接近满仓……这样一家影视公司,为何依然能够得到国资接盘?两次的股权转让方案中究竟有何不同?被一部电视剧拖累至此,唐德影视是否还值得国资出手拯救呢?为什么东阳国资放弃了控股?对于唐德影视这家公司而言,是否值得国资出手相救,即便是在影视产业密集的浙江东阳,也产生过一些分歧。支持方表示,控股唐德影视这家老牌影视公司,可以起到支持影视产业,并且扩充自己的文化业务线的作用。而反对的声音,则是认为,随着范冰冰、赵薇等明星股东的出走,唐德影视已经逐渐丧失了核心竞争力。同样收购股权,或许可以找到更便宜,但制作能力也更强的影视公司。另外,作为一家国有金融机构,东阳国资办并没有很好的影视公司运营经验。显然,找到浙江广电来接盘,既有对影视公司的运营能力,同时也更有资金实力,无疑是更好的方案。浙江广电集团确实有着运营影视公司的能力,以及需求。浙江广电旗下,原本就有一家影视公司——浙江影视集团,旗下的全资子公司蓝色星空影业是浙广电四大重点发展战略之一,曾出品了《烈日灼心》《捉妖记》等电影。或许对于浙江广电来说,收编唐德影视,也是看中了唐德本身的制作能力。相比之下,湖南广电、江苏广电等地方广电集团旗下,均有影视制作资产,不少还发展成了广电集团的上市平台,如芒果超媒、幸福蓝海等等。浙江广电若顺利接过唐德,意味着也将拥有自己的上市平台,对于未来的业务发展和融资都较为利好。转让改增资,更多钱给到公司,而不是吴宏亮个人梳理过方案后不难发现,这一次和浙江广电签订的协议(以下简称“新方案”),和之前东阳国资的意向协议(以下简称“意向协议”)相比,显得更为合理,也更加谨慎。首先体现在了对收购股权的定价上。在意向协议中,东阳国资旗下的东阳金融控股有限公司和东阳聚文影视,共同出资6.6亿元,加上吴宏亮出资1.4亿元,成立一家有限责任公司。而吴宏亮将先后转让唐德影视共25%左右股份给该公司,以及29.9%的股份表决权。这样算起来,如果协议达成,东阳国资将以8亿的价格,获得唐德25%的股权。这就意味着,在此次交易中,唐德的估值为32亿元左右。然而彼时唐德影视的市值仅为21.4亿元左右(如今为21.1亿),相当于溢价49.5%进行收购。这样的收购价,就算仅仅是意向协议,但对于唐德当下的状况来看,也显然不太合理。但是在新方案里,虽然总体来看,当所有交易完成后,浙江广电将持有唐德29.9%的股份,高于前一份协议给东阳国资的25%,但是无论是股权的分配,还是收购价的商定,都慎重了不少。在意向协议里,东阳国资所持有的25%股份,全部来自于控股股东吴宏亮个人的转让,最终吴宏亮持有11.31%股权。并且在协议中,东阳国资还将借贷给吴宏亮,用以股权的解质押。但在新方案里,个人转让的部分减少,大部分都以定增的形式归于公司。吴宏亮将所持公司20,945,950股份,转让给浙江易通,占公司总股本5%;将17,081,066股份(占公司总股本4.08%),转让给东阳聚文。同时,浙江易通还将拥有公司共28.55%股份的表决权,成为唐德影视控股股东,浙江广电为实际控制人。而剩下的股权部分,唐德将以定增的形式,向浙江易通和东阳聚文非公开发行30%股份共计125,675,700股,二者分别认购19.23%和3.85%。全部交易完成后,浙江易通持有29.9%股份,东阳聚文持有9%,吴宏亮持有公司12.85%股权。相比老股转让,资方以定增的形式认购股份,显然是更加稳妥的做法,因为增资的方式涉及的资金将全部留在公司体内,而不是给到吴宏亮个人,这无疑更有利于唐德影视的后续发展。并且,在新方案中,双方尚未对转让股权进行定价,浙江广电或许期待以更低的价格获得唐德影视的控股权。两年亏损,高负债率,浙江广电能否帮助唐德“保壳”成功?唐德为什么这么急于“卖身”?首先是控股股东吴宏亮的股权质押问题。吴宏亮持有唐德影视36.31%的股权,其中99.82%都进行了质押,即质押的股权占股36.25%。在唐德影视业绩踩雷,股价下跌背景下,早已“爆仓”。其次,从2018到2019年,唐德影视已经连续亏损两年。再加上2020年一季度的持续亏损,如果后三个季度不能保证扭亏为盈,那么唐德将面临退市风险。唐德需要找到更好的战略投资者,帮助公司扭转局势。2018年,唐德影视净利亏损5.61亿元,2015-2017所有累计盈利被完全亏空,主要由于《巴清传》无法播出,对应收帐款计提减值准备所致。其影响一直持续到了次年。到2019年,虽然口子有缩小,但唐德影视营业收入仍然呈-1.15亿元,净利润-1.07亿元。其原因是《巴清传》应收帐款的计提坏账,以及卖给天猫技术的新结算款与2017年的结算款之间差额计为销售折让所致。到2020年一季度,唐德仍持续亏损2693万元。第三,根据2019财报,唐德影视的资金链也出现较大问题。截至2019年末,唐德影视的货币资金余额为1.81亿元,短期借款为3.14亿元,一年内到期的非流动负债为1亿元,货币资金无法覆盖负债,唐德影视面临较严重的债务危机。根据wind数据,2019年末,唐德影视的负债率为94%。在2020一季报里,唐德也披露称,在今年的经营计划中,就包含引进有实力的投资者,可为公司提供借款及/或为公司债务融资提供增信。但是,唐德也并非完全看不到希望。从财报数据上来看,唐德的现金流状况还是比较健康。至2019年末,经营活动流量净额为1.69亿,同比增长326%,现金及等价物1.04亿,同比增长144.98%,同时应收帐款2.79亿,比期初减少52.4%。也就是说,除去《巴清传》,其他剧集回款比较积极,账面上1.04亿的现金也保证了短期内唐德的资金周转。2019年,唐德处于发行阶段的影视作品共11部,其中《因法之名》《北部湾人家》已确认收入,此外还有《小女花不弃》《延禧攻略》《倚天屠龙记》等剧的海外版权代理发行收入,制作发行的《东宫》也是优酷当时反响较大的剧集。显然,在剧集制作上,唐德仍保持了较稳定的水平。并且,自从唐德与天猫技术签订了《补充协议五》之后,以3.22-3.52亿元将《巴清传》卖给天猫技术后,该剧便不再与唐德有任何关系。这些因素,或许也是国资尚愿意接手唐德的原因。

2020年05月28日 11:28

新西兰总理“下馆子”用餐尴尬!竟被拒之门外

【环球网报道记者张晓雅】新西兰总理“下馆子”用餐被拒之门外了。据英国《卫报》报道,新西兰总理杰辛达•阿德恩及其伴侣16日被惠灵顿一家颇受欢迎的咖啡馆拒之门外,随后转身离开。原因是,这家店当时的顾客人数已达到政府有关保持社交距离规定的上限。《卫报》报道截图“我的天呐,杰辛达•阿德恩刚想进Olive(一家咖啡馆),但被拒绝了,因为客满了。”网友乔伊(Joey)16日在推特上记录下这一幕。↓乔伊的推文后,还附有一个“可怕”的表情。《卫报》称,令乔伊感到震惊的是,尽管该咖啡馆最多能容纳100人,且座位之间至少间隔1米,却都没能为总理留出位子。一刻钟后,乔伊又发推文补充说:“别担心,他们(咖啡馆)为她(阿德恩)解决了问题。”↓推文发出后不久,阿德恩的伴侣——克拉克•盖福德在乔伊的推文下回应事情最终是如何解决的。盖福德写道:“我必须对此负责,我没有安排好这件事,我没在任何餐馆提前预订。他们真好,店内有空位时就沿着街道来追我们。A+服务。”↓餐厅经理之后接受媒体采访时也表示,“她(阿德恩)享用了一顿美味的早午餐,半小时后就离开了。”该经理还表示,“她对所有员工都很友善……而且她被当做普通顾客一样对待。”据《卫报》介绍,为防控新冠疫情,新西兰政府采取了有力的防疫措施,于3月15日关闭边界,并于10天后封锁了全国。目前,该国只有不到1500例新冠病毒感染病例,21例死亡病例。

2020年05月17日 23:46

净利润翻8倍!韦尔股份完成资产重组后,赚大了!

4月23日晚间披露一季报,公司实现营收38.17亿元,同比增长44.21%,净利润为4.45亿元,同比增长771.59%,相当于本季度净利润约是去年的8倍。电子发烧友制表(数据来源:韦尔股份财报)韦尔股份自2007年设立以来,一直从事半导体产品设计业务和半导体产品分销业务。2019年8月,公司完成对北京豪威85.53%股权、思比科42.27%股权、视信源79.93%股权的收购,大幅提升半导体产品设计业务占比,综合毛利率得到限制提升。2018年度,韦尔股份半导体设计业务收入占营业收入比重仅为20.99%,而到2019年度,该业务占比已迅速提升至83.56%。韦尔股份半导体产品设计研发分为图像传感器产品和其他半导体器件产品两大类,其中,图像传感器产品由2019年新购入的子公司北京豪威和思比科运营,而最主要的产品为CMOS图像传感器芯片,占营业收入比重超7成。近两年,豪威的毛利率提升显著,2018年豪威的毛利率仅有25.45%左右,2019年豪威的毛利率提升至30.6%,经测算,2020Q1豪威的毛利率进一步提升至35%左右。毛利率提升显著,得益于市场对CIS需求增加CIS是摄像头核心零部件,随着智能手机摄像头数量的不断提升,后置摄像头从单摄到双摄三摄再到四摄五摄,前置摄像头从单摄到双摄,市场对CIS的需求不断增大。根据Yole数据,2019年平均每个智能手机配置3.06个摄像头,预计2025年将达到3.83个摄像头。此外,汽车、安防、工业、医疗等领域的广泛应用同样使得CIS的需求持续增加。根据Yole数据,2019年全球CIS市场规模超过190亿美金,预计2025年将达到280亿美金。另外豪威突破48M,向行业第一梯队靠近,将使得其盈利能力进一步提升。2020年2月,豪威推出64M像素的图像传感器OV64C,再次与索尼三星64M争锋。豪威科技(OV)成立于1995年,2000年在纳斯达克上市。在2011年之前,OV占据CIS图像传感器行业一半左右的份额,而当时的索尼市占率仅有7%左右。在2011年后,OV的市占率逐年下降,强者逐渐陨落,并于2016年被中资收购,从纳斯达克退市。在此期间,索尼、三星快速扩充市场,市占率后来居上。根据台湾YuantaResearch数据,2018年,索尼稳坐CIS行业第一,市占率达到49.9%,三星市占率19.6%排名第二,而OV仅有10.3%屈居第三。随着2019年48M成为市场主流,豪威科技突破48M技术,开始重塑CIS行业竞争格局。评价CIS供应商技术能力,主要看以下几个指标:感光尺寸、分辨率、像素工艺、实际输出像素(解析度)、帧率、是否在芯片上堆叠算法等。综合性能上看,索尼IMX586(30fps@48M硬件直出+3HDR)>索尼IMX582(30fps@48M硬件直出+普通HDR)>豪威OV48B(10fps@48M硬件直出+普通HDR)>三星GM2(10fps@48M+普通HDR)>三星GM1三星GM2(30fps@12M+普通HDR)。光大证券认为,豪威已迈入CIS行业第1.5梯队。过去,索尼、三星双寡头处于CIS行业第1梯队;豪威、海力士等处于第2梯队,;随着豪威突破48M技术,凭借着48M三大核心技术的高门槛,豪威向上突破靠近第一梯队,同时拉开与第二梯队厂商的距离,豪威的市占率和盈利能力都将进一步提升。除了整合CIS业务,韦尔股份的投资并购步伐在持续加大2020年4月14日晚,韦尔股份发布《关于公司增加对外投资及现金收购资产的公告》称,公司通过现金增资方式持有CreativeLegendInvestmentLtd.70%股权,以购买SynapticsIncorporated基于亚洲地区的单芯片液晶触控与显示驱动集成芯片业务,交易价格为1.2亿美元(本金额未包含本次交易可能产生的各项税费及交割日标的业务涉及的存货金额)。Synaptics成立于1986年,是一家全球领先的移动计算、通信和娱乐设备人机界面交互开发解决方案的设计制造公司。基于该公司在相关领域深厚的研发投入、广泛的知识产权积累以及可靠的供应链体系,其形成了在触控、显示、生物识别、语音、音频和多媒体领域丰富的产品组合。Synaptics产品结合易用性、功能性和美观要求,为手机、笔记本电脑、智能家居、汽车市场制定相应解决方案。2014年Synaptics公司率先推出TDDI(TouchandDisplayDriverIntegration)概念,即触控与显示驱动器集成,使移动电子设备更轻薄、续航更久、成本更低、显示效果更好。经过多年Synaptics的推动,TDDI技术已经成为移动终端显示及触控的主流技术,并在快速扩大渗透率。随着近几年智能设备对TDDI的支持在便捷交互的需求,将显示器的驱动芯片和触控整合在一起以给消费者提供更优质体验感受成为了诸多智能应用产品的选择。Synaptics公司的TDDI芯片主要客户为华为、OPPO、三星、小米等知名手机厂商。凭借着公司多年的IP积累,Synaptics打造了高中低档全系列产品系列,并可以帮助客户客制化每一代产品。产品性能领先同行,拥有良好的刷新率及稳定性,获得了大量品牌客户的认证。TDDI业务主要的竞争对手为Novatek(联咏科技)、Himax(奇景光电)、敦泰科技等公司。韦尔股份在公告中表示,由于近两年中美贸易环境有所恶化,国内终端厂商积极寻求国产产品的替代,Synaptics作为一家美资公司业绩受到的影响较大。本次公司收购TDDI业务,有助于实现国内显示驱动产品的自主可控。利用公司在终端客户的深厚合作关系,公司TDDI业务市场份额有望迅速提升。韦尔股份拟通过本次收购TDDI业务,增加公司在触控与显示驱动器芯片业务领域的产品布局,实现公司在各产品领域的协同发展,以更好的适应未来终端市场对图像传感器及触控与显示芯片领域更为复杂的产品需求。声明:本文为电子发烧友综合报道,参考自e公司,光大证券、韦尔股份公告,转载请注明以上来源和出处。

2020年04月25日 11:26